聚焦旧石器时代至宋金时期重要考古发现 四项“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取得重要进展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记者 徐秀丽

9月28日,国家文物局召开第三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吉林和龙大洞遗址、辽宁朝阳马鞍桥山遗址、山东邹城邾国故城遗址、北京金中都遗址等4项“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

吉林和龙大洞遗址

东北地区发现的面积最大旧石器时代晚期旷野遗址

和龙大洞遗址位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是一处旧石器时代晚期旷野遗址。2021年以来,按照“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部署,在国家文物局支持下,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辽宁大学等单位进行了连续的主动性考古调查、发掘。

“大洞遗址分布范围超过4平方公里,核心区面积约50万平方米,年代距今5万年至1.5万年。”辽宁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研究员徐廷介绍,考古发现三个时期的文化遗存,出土石制品及动物化石近20000件。其中,第一期遗存年代距今5万年至3万年,包含遗址的第⑨-⑥文化层,主要为简单的石核—石片石器,伴生大量动物化石;第二期遗存年代距今2.8万年至2.4万年,包括遗址的第⑤-④层,出现以石叶为毛坯的早期细石叶技术产品,工具类型以雕刻器为主,还发现了目前中国北方年代最早的局部磨光石器和压制剥片技术产品,表明长白山地区是中国细石叶技术起源的关键区域;第三期遗存年代距今1.7万年至1.5万年,包括遗址的第③层,主要为楔型细石核等细石叶技术产品,工具类型以雕刻器、端刮器为主。大洞遗址清晰地展示了5万年以来该地区石器工业从小石片向石叶—细石叶技术转变的重要过程。

“和龙大洞遗址是目前中国东北已发现面积最大、文化序列最清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旷野遗址,也是目前东北亚最早利用黑曜岩制作石器的遗址之一,丰富了东北亚现代人演化扩散、文化发展、生计方式的相关认识,也为东北亚古人类原料利用和社会交换网络研究提供了重要材料。”专家表示。

辽宁马鞍桥山遗址

生活和祭祀功能为一体的红山文化早期中型聚落

马鞍桥山遗址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是一处以红山文化早期阶段为主体的聚落遗址。2021年以来,在“考古中国”红山文化社会文明化进程研究项目框架下,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马鞍桥山遗址进行了连续的主动性考古发掘。

“马鞍桥山遗址面积约20万平方米,年代距今约7700至5500年,包含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遗存。其中红山文化聚落由祭祀区和居住区构成。”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樊圣英介绍。

居住区位于遗址东部,面积约为54000平方米,外围有周长近900米的环壕围绕,环壕内部共发现房址11座、灰坑46个、灰沟1条,各类遗迹以4座大型房址为中心相对集中分布,大房址周围分布着小型房屋和数量不等的灰坑,出土陶、石、骨、蚌等生产生活遗物。

祭祀区位于遗址北部,共发现祭祀坑42个、燎祭遗迹3处,祭祀区整体经过两次精心规划设计与营建,第一次的建设,是依托北部一座小山头,对东、西、北三面山坡进行修整,形成三层“梯田”形的祭祀场所。第二次的建设,是在第一次营建的祭祀区南部进行垫土,形成一个新的祭祀场所。祭祀区出土保存完整的陶器,石斧、石刀、石耜(犁)、石磨盘和石磨棒,以及鹿科动物骨骼、贝类等。

专家认为,马鞍桥山遗址主体是一处经过精心营建,兼具生活和祭祀功能为一体的红山文化早期中型聚落,为探究红山文化聚落形态、社会等级分化提供了宝贵资料。新发现祭祀遗存,对讨论红山文化人群祭祀形式、精神信仰的形成与发展具有重要价值。

山东邾国故城遗址

东周至秦汉时期城市变迁的缩影

邾国故城遗址位于山东省邹城市,是东周时期邾国的都邑和秦汉时期邹县县治遗址。“十三五”以来,国家文物局支持山东大学、邹城市文物保护中心等单位对邾国故城遗址开展了系统的考古调查、发掘工作,取得重要成果。

邾国故城遗址总面积约6平方公里,平面近长方形。东周时期邾国宫殿区、贵族墓葬区、青铜器作坊区分别位于城内中部偏北、北部和西南部,此外,城内南部和城外西部还发现此阶段居民区与墓地。

“秦汉至魏晋时期,城内中部偏北为秦汉时期邹县官署区,城内南部、西南部均成为普通居民区,城外西部仍为居民区和墓地。”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路国权介绍,202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重点对城内中部偏北处进行了发掘,揭露出一处大型夯土建筑基址,面积宏大、结构完整,柱础、檐柱、散水、庭院、门塾、道路、活动面等保存较好,初步判断该建筑始建于战国,为邾国工官府邸,后在秦汉时期作为县衙使用。

围绕建筑基址周边的灰坑、灰沟中集中出土封泥821枚、陶文243枚,数量上以“驺丞之印”“驺亭间田宰”等内容最多,还包括驺县下属多个乡印、库印,以及周邻十余个县的县丞之印,年代涵盖秦代、西汉至新莽时期。此外,在秦汉县衙庭院地面以下,揭露出一处保存较好的战国中期青铜冶铸遗存,发现熔炉、烘范坑、浇铸坑、沙料存储坑、废弃物堆积场等遗迹。

“邾国故城考古新发现,揭示了东周时期邾国都城向秦汉县治转变过程中的城市面貌的变迁,是我国从东周时代诸侯并立,走向秦汉大一统王朝这一伟大历史进程的珍贵缩影。”专家表示。

北京金中都遗址

发现一处大型建筑基址

金中都遗址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和丰台区一带。2020年以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考古研究院配合北京城市建设,对位于西城区右安门内的金中都外城东开阳坊区域进行了考古勘探、发掘,发现一处大型建筑基址,出土玉册、铜印、瓷器、建筑构件等文物。

北京市考古研究院研究馆员王继红介绍,大型建筑基址可以分为两期:早期为一处四面由回廊围合式院落,其南殿保存较完整,面阔五间,进深两间,通面宽26米,进深13米,前面带月台。晚期建筑由位于同一轴线上的南北两座大型殿址和东西对称的廊房组成,结构完整、布局清晰,南北通长约60米、东西残宽约43米。南殿基址坐北朝南,平面呈“凸”字形,为前方带月台的近方形建筑;北殿基址坐北朝南,平面呈长方形。院落中轴线东西两侧对称分布廊庑式建筑,南北通长26米,面阔五间。

“出土的玉册、官印、仿铜瓷礼器、琉璃构件、‘库’字款瓷器等文物推测与皇家祭祀相关。根据文献记载,辽南京开阳门外曾有义井精舍,金大定年间赐额‘大觉寺’,内设御容殿,兼具储存皇家档案和祭祀用品的功能,推测晚期建筑可能是金代皇家寺院大觉寺的组成部分。”王继红说。

专家认为,新发现的大型建筑基址及出土文物,是金中都城市规划、建筑布局、金代皇家礼制的重要资料,更是中国古代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历史的生动见证。

往期回顾

Copyright Reserved 2022 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报社 京ICP备 19002194号-6

网站管理:中国文物报社 技术服务电话:86-10-84078838-6168